社旗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社旗故事 > 内容

社旗城隍庙的传说
作者:   2018-06-05 09:35:22   来源:

    社旗网讯 社旗县位于伏牛山南麓,豫西南,南阳盆地东缘,依伏牛而襟汉水,望金盆而掬琼浆;仰天时而居地利,富物产而畅人和,是个美丽富饶的地方!

   
   社旗历史悠久,山川秀丽,名胜众多,文物璀璨,人杰地灵,自古商业发达,集市繁荣。县城内有七十二条古街道构成中原最大的清代建筑群,还有那山陕会馆,造型奇特,气势恢宏,堪称一绝。此外,霸王山、 太和转楼, 社旗彰新寨会议旧址等,不胜枚举,都是著名的旅游观光景点。其中位于城南乱河滩的城隍庙,虽说不比前者有名,似乎默默无闻,却有一段动人的神话故事,成为劝人导善的经典传说。

   
   从前,社旗街一户姓郑人家,哥哥叫郑大,弟弟叫郑二,父母过世得早,兄弟俩命苦,相依为命过光阴。郑大比郑二懂事,长兄如父,对弟弟管得很严,生怕弟弟出门惹祸招殃,对不起死去的父母。而郑二呢,年幼贪玩,到处惹事生非,一点也不让他这个当哥哥的省心!

   
   一天,弟弟郑二跟邻居家的小孩斗气打架,打伤了人家。邻居跑上门来告状,害得郑大没法,知道是自已弟弟做的不对,也不包庇,为了息事宁人,先给人家道歉赔不是,然后动手打了郑二几下,教训了他一番,这才平息了事端。

   
   郑二不知天高地厚,一根筋撑到底,就是不服气。他想:“人常说兄弟们肩膀头四齐,你老大凭什么打我管我?”一时冲动,来个离家出走,自此,音信全无,郑大四处寻他不见,也只好作罢,心里总想着亏欠弟弟什么!可这郑二生就这倔驴脾气,小小年纪出门讨生活,头也不回,为了堵这口气,从不给哥哥联系,像是从人间蒸发一般。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光一晃过去了好多年,当年还是泼皮顽童的郑二,如今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在外拼搏赚钱,也积下了一笔可观的财富,手里有俩钱。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睡不安稳起了想家的念头,后悔当初不该任性出走,不知大哥过得怎么样?成家没有?有小孩没有?就这样越想起睡不着,越睡不着越想!于是,他归心似箭,把积攒下来的银两打了个包袱,起身踏上返乡的路程。

    
   
郑二到了家乡社旗时,心想:我出门多年,辛辛苦苦挣到的钱不容易,不如我先把钱存到银号钱庄,要是回家老大对我冷淡不待见,我就不给他。如果他待我好,再取出来给他也不迟!想到这里,他来到西大街上找了一家叫“祥聚发”的银号,他把钱袋放在柜上,说要存钱。这祥聚发掌柜姓田,名伯光,是个出了名的老财迷。

   
   他一听小伙存钱,便笑眯眯问道;“这位爷,您存多少?”

   
   郑二把钱袋子往窗口一推说:“老板你数数!”

   
   田老板把袋中的银子倒在柜上,一清点竟有上百两的雪花银,顿时喜上眉梢,收了银子,写了契约让郑二签字画押,郑二觉得没那个必要,作人做事全凭个诚信!

   
   郑二没上过学根本不识字,不会签名也不按指押。他没存过钱,不懂存钱的规矩,稀里糊涂地把银两给了田伯光,也不索要银票收据,只听田掌柜说在我祥聚发存取自由,随取随给方便简捷的话,他也没多想就出了店门,一心要回他阔别多年的家,竟给后来取钱埋下了隐患,惹上了祸殃!

    
   
他来到东大街自家门口,看见院中有个四五岁的玩童在一个妇人身旁嬉戏,那妇人在做针线活,大哥在院中劈柴火。

   
   他一看见郑大便泪如泉涌,哽咽着叫了一声:“哥!”郑大一怔,发现门口有个小伙叫他,定睛一看是他多年不见的亲弟弟回来了。

   
   郑大不由喜不自禁,赶紧跑到兄弟面前,一把搂着郑二的肩膀也失声哭起来:“好弟弟呀,总算回来了,你知道哥多想你吗?”久别重逢,兄弟情深,无法形容!

    
   
这时,那妇人放下手中的活,叫道:“孩子,你叔叔回家了,快叫叔叔!”

    
   
那小孩赶紧亲切地叫一声:“叔叔!”

   
   家人团聚,其乐融融。郑大和郑二来到屋里坐下,千言万语,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辛酸苦辣,幸福甜蜜!

   
   郑二回到家中,哥嫂相敬如宾,好生款待于他,对他关爱备至,小侄整天跟在他身前身后,叔叔长叔叔短地叫,调皮撒娇,十分可爱。让他感到了家的温暖,打心眼里满足高兴。

   
   他心想:“既然哥嫂一家对我这么好,我也不能藏着掖着,干脆把银两从祥聚发银号里取回,交给他们得了,叫他们贴补家用,啥我的哥的,都是一家人!”想到这,他就上了西大街,直奔祥聚发银号而来。

   
   他到在柜台前,说是要取钱拿回银子,那田伯光一听取钱开口说道:“小伙子,把你的银票或字据拿来叫我看看!”

   
   郑二一听田老板要银票字据什么的,立即就傻了眼,自已两手空空,当初存钱时明明田老板什么都没有给他,那来会有那东西。便急切地说:“掌柜,你忘了我存钱时,你说早取早给,晚用晚拿,信誉第一,怎么现在就不兑现了,难道你想昧俺的钱?”

   
   田掌柜说:“小伙子,取钱要有证据,说话要讲道理,总不能空口说空话!”

   
   郑二火暴脾气,是他亲手将银子交给田掌柜的,有无字据他都得承认,难道他想赖账不成?气愤地说:“天地良心,今天你不还我就是不中!”那田掌柜回应道:“天下横人我见得多了,难道你想讹诈我不成?”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起来,引来好多围观看热闹的人。也有人出来打圆场说:“田掌柜你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人也插不上腔,你是做生意的,图的是和气生财,总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你俩到城隍庙盟盟心事,举头三尺有神灵,我听说咱这儿城隍爷很灵验,谁对谁非,他不会不管!”

   
   这人一说,郑二觉得此办法好,借坡下驴,非要和田掌柜去城隍庙盟盟心誓不可。田掌柜无法,只好硬着头皮和那郑二一同前往南大街城隍庙而来!俩人踏进城隍庙的门,郑二怒气冲冲双膝打跪,望着端坐神坛上的城隍爷纳头便拜,口中说道:“城隍爷明察秋毫,主持公道,我若有意讹诈田掌柜,无中生有,没有存到祥聚发银号过钱,出门叫我腿脚折断,惩罚于我!”

   
   他赌咒一番起身让田掌柜神前发誓,这田掌柜心中有鬼,自然胆虚,不情愿但又没办法,只得点香祈拜,心中暗中祈祷:“城隍爷在上,我田伯光贪财,昧了银两,你若心向于我,让我全身而退,叫那郑二不找麻烦,肉多汤也肥,我用十二样鲜花果品,将全猪呈于坛上,来烧大香,还愿供奉!”最后,胆怯地开口道:“我俩明了心事,城隍爷可要屁护好人,我叫人没凭没据讹诈,太冤了!”说罢,两人各自散去,等待神灵报应!

   
   且说这位社旗的城隍爷坐在神坛上正闭目养神,忽然闻见香火味,睁眼一看庙内来了两个赌咒祈求的凡人,一个年轻老实的小伙,一个肥胖刁钻的掌柜,一听他们念叨便知来意。原来是那郑二老实巴脚被田掌柜蒙骗受屈失了银两,想想着实得帮:那田伯光为人奸诈贪人钱财,着实可气,实得惩治。但转念一想:郑二空嘴说空话,虽然有理却分文不施,无供奉上,帮也白搭;而那田某暗中许我全猪,十二样供品,来还大愿,我不帮他岂不断了钱路?如今小庙香火清淡,难得这个机会,于是,两眼一闭,昧了良心下了决断!

   
   郑二心中怨愤,低头无精打釆的走在南大街上,迎面驶过来一辆马车,马被街上一阵爆竹声惊吓,赶车的驾驭不着,竟然狂奔起来。郑二躲闪不及被马踏倒,车轮从他的腿上辗过,活生生把他的一只腿儿轧断,痛得他当场昏死过去,可那辆马辆飞奔而过,消逝得无影无踪。等郑二醒来时,郑大已把他背回家中,请了一个外科郎中为他诊治。

   
   只听那位郎中说:“他这只腿断了,恐怕难以痊愈,年轻轻地成了残疾,太可怜了!”说罢摇头出了郑家,郑大送走郎中后回到床前向郑二询问原因,郑二一五一十的向兄长诉说一番。

   
   郑大劝郑二说:“天道不公,有理说不清,遭此横祸,落得报应,授人以柄,兄弟恐怕你那银两难以讨回了,别想那么多,有哥嫂在,安心养伤,没有过不去的坎!”

   
   郑二自认倒霉,从此再也不提那银子的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单讲昧了良心的田伯光一听说郑二腿被轧断至残,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人常说:“钱能通神”,还有俗语叫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点不假,城隍真灵,够意思!我贪了人家一百两雪花银,许个全猪,得还愿去。于是,便叫店中打杂的伙计去乡下买猪作供品!

   
   话说这个伙计到了乡下,找到了一家养猪的农户,看上了一头膘肥体壮的黑猪。经过讨价还价,定好四两八钱价格后,要把黑猪拴着赶走。可那黑猪乱跑乱叫,怎么拴也拴不着,无奈养猪人说:“小哥,明天再来吧,我看你今天白跑一趟。”那伙计也无办法,只好悻悻离去,回到祥聚发银号告知田掌柜,田伯光责骂小伙计:“白养你了,办事不力连个猪都逮不着,难道要我亲自去把猪撵回来?明天再买不回来,干脆卷铺盖走人!”那小伙计喏喏而退!

   
   这天晚上,田伯光梦见一头黑猪来到他面前,嘟嚷着向他说:“田东家呀田东家,不是我不让你来杀,我上辈子欠人家伍两一,你伙计只给人家四两八,那三钱我不想再托生猪还人家了,你行行好吧,给人家伍两一,我不用人逮,跟着你伙计到你家,早死早托生,情愿你宰来,情愿你来杀!”田掌柜吓得从梦中惊醒,辗转反侧,一夜都没睡好觉!

   
   第二天,田伯光给了小伙计五两一钱去赶猪,那个卖猪的老伯得到钱后,直夸东家大方厚道。那头黑猪竟顺从地跟着小伙计走了,围观的人无不惊奇,却不知个中缘故。田掌柜通过买猪这个事,如同大梦初醒,感到自已缺德伤理。心想:“贪人钱财要受报应,这还了得!人家上辈子欠了别人伍两一钱就变成猪还帐,我贪了郑二百两银子岂不知托生几次才能还清?活在尘世上还是本份点好,这不义之财得还人家郑二,不然我寝食不安!”想到这儿,他吩咐伙计照理了店铺,自已带着银两前往东大街郑家还钱。

    
   
他来到郑家,看到郑二躺在床上,一只腿被吊上来,扎着绷带,心里过意不去,郑二的腿断,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不是两人上城隍庙,哪会有这惨事呀!他把一百两银子并加了利息放在桌上,可这郑二坚决不要!

   
   郑二躺在床上说:“你不欠我钱,我也没有存钱到你柜上去!你没看见,我讹诈你遭到报应,成了残疾人!”

   
   两人争持不下,一个要给,一个坚决不收,各不相让。这时惊动了郑大夫妻二人,他们一看此事闹得不可开交,心想:“弟弟因这些银两,精神受到了严重打击,银钱是小,名节是大,不如上社旗县衙,让县太爷公断,是非曲直,让大家知道知道,也还我兄弟一个清白,让他得以心灵的安慰!”

    于是便说:“田掌柜不如我们去县衙一趟,到那里再说!”“只要能还钱,到那都行!”

   
   田掌柜无法,只好随着郑大前往社旗县衙而去!

   
   击鼓升堂,大老爷端坐大堂,明镜高悬,衙皂位列两班,接着惊堂木“啪”的一声,大老爷说道:“带原告被告上堂!”

   
   田伯光和郑大一并来大堂,只听两斑衙皂齐声喊“威—武—!”,顿时,大堂肃静。

   
   大老爷问道:“你们二人谁是你原告,谁是被告,所为何事?可有状纸呈上?”那田伯光开口说道:“我们俩谁也不告谁,我是有钱要还他兄弟,他兄弟死活不接钱,无奈想请大老爷调解调解!事情是这样的……”

   
   田伯光一五一十从头道来:郑二如何存钱到他祥聚发银号,却不索取凭证而走;如何他想昧他的银子,两人去城隍庙许愿,又如何郑二遭不幸而犯咒神;再如何他因买猪而悔改,上郑家连本带利归还;郑二为何不要等等,一系列的前情后事全盘道出!

   
   县太爷听罢目瞪口呆,天下竟有这等诡异怪诞之事,他问郑大:“他讲的可否属实?”

   
   郑大听得明明白白,觉得田伯光真心实意想还钱,并无半点捏造之言,遂口答道:“大老爷,此掌柜并无半点虚言!”

   
   “那好你俩听判:田伯光昧人银子,理应重罚,但念你诚心认错,归还银两,本县免于追究刑事责任。但郑二断肢伤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故应包赔医疗费,直至郑二痊愈;郑大可代理弟弟将田伯光归还的银两收回,至于那个城隍爷舞弊枉法,贪贿害人之事,人神殊途,我也不是我这个小小七品县令所管得了的!不过,我会上庙上数落他一番,以泄你等心头之气。二位你们觉得如何?”社旗县太爷通情达理,二人毫无怨言,谢恩退堂。

   
   单说这位县太爷来至城隍庙内,他望着坐在神坛上城隍的塑像,埋怨数落道:“城隍爷呀,

   
   你是冥界的地方官,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举不得幸免,是善者的护卫神,也是阴界监察官,道教因之而称你做‘神职司’,叫你剪除凶逆,领治亡魂等,赞你做事纲纪严明,有着浩然正气,实指望你护国庇民,佑一城平安!可叹你庙前空挂有‘作事奸邪任尔焚香无益,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善恶到头终有报,是非结底自分明’、‘善行到此心无愧,恶过吾门胆自寒’等楹联。受尽凡人香火,却与人间贪官有何异?你如今为了贪图愿供,颠倒黑白,害得郑二伤残伤心,像你这无公道可言的神灵,人们还敬你干嘛!城隍爷呀,我看你无益于民,不如到东河滩上歇歇去吧!”

   
   社旗县这位县太爷毫无忌讳的诤诤直言,说得城隍爷无地自容,后悔不已。他趁夜黑人静时,便偷偷溜出城,来到东河滩埋头自醒!

   
   第二天早晨,人们发现城隍的塑像在河滩之中,有好事之人将他抬回庙中。可次日早晨,他又离位去了东河滩,抬回离去,每每如此。后来,人们干脆把城隍庙

   
   建在东河滩,这正是社旗城隍庙不在城里而在郊外的来由!

   
   社旗城隍庙的传说讲到这里已接近尾声,其实神跟人一样,“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位城隍爷不失为一面镜子,做官当自照,为神更自律。为啥常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因为人们说圣贤是完美无瑕的化身,不容染指世俗与常人同语。所以,清正严明,遵道贵德,才是人们心目中的神灵们固守的大道根本呀!

相关热词搜索:城隍庙 社旗 传说

上一篇:社旗唐庄白莲
下一篇:刘秀吃烧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