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旗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社旗故事 > 内容

重走红三军“小长征”路
作者:   2020-07-06 11:15:09   来源:

    社旗网讯:初夏时节,走进革命老区社旗县烈士陵园看到贺龙红三军激战石塔寺、王十里,三千人牺牲,纪念碑上为啥只有师长覃甦一人名字?带着这个疑问,我蒙生了重走红三军在社旗境内“小长征”路念头。
    日前,从社旗出发不到1小时,沿着贺龙军长、关向应政委曾经走过红三军“小长征”路,就来到了县道x027线上的朱集镇薜岗村,“这就是1932年11月9日上午,红三军七、八、九3个师在军长贺龙、政委关向应的率领下,从湘北挥师北上,翻越桐柏山冠子岭挺进河南境内,由唐河县少拜寺行军到社旗县朱集镇薜岗。”社旗县委党史办主任张明重介绍说。
    满眼丰收在望优质烟叶的薜岗村一派生机勃勃。同行的朱集镇党委书记赵向龙说,那是1932年1月,因“肃反”扩大化,丧失粉粹敌人“围剿”主动权的缘故,红三军在军长贺龙、政治委员关向应率领下被迫突围大转移,由大洪山出发,从随县以北翻越桐柏山,进入豫西南。同年6月,蒋介石调集了50万兵力向各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行进中的红三军不断遭到国民党军、地主武装的追击和拦截。11月下旬,红三军在西峡口附近的觉村一带设伏,击退了敌第一0三旅的追击,由荆紫关进入陕西省南部。
    如今,虽看不到红军将士的征战尘烟,但村子里上了年记的老年人依然清楚记得红军路过庄上时的情景。
    正在村口乘凉的86岁薜栓成老人指着村西岗上的道路说,当年贺老总就是从这里入村的,急行军经饶良镇九溃流到苗店一带,当晚,后卫部队驻防在丁庄、潭北、周庄,主力部队宿营在苗店镇卜地王、石塔寺、楝庄、胡楼、夏庄等村,当日,尾追之敌国民党军第三十五师、第一〇三旅马鸿逵部马英才旅驻饶良镇,与红军后卫部队驻地仅隔4公里。
    “ 冲!冲!冲! 冲上前去保弟兄,怕什么机关枪、迫击炮,把我们的勇敢提起来,向前进!杀!杀!杀!杀尽反动派,怕什么国民党狗奴才,把我们的勇敢提起来,苏维埃!”这首歌从薜栓成老人80年的记忆中‘抠’了出来,他开口引吭,让我们见证了这雄壮的行军歌!红军来到村时,薜栓成才6岁,有红军住过他家,天天带着他玩、教他唱歌。唱出来了,唱出来了!人们屏气聆听,不敢出丝毫声音,怕打断了老人这最美的歌声。歌唱完后,薜栓成老人眼里已泛起泪光。
    顶着高温酷暑,同张权力沿着红三军“小长征”走过的路赶到饶良镇时,脸上挂满汗珠的张明重边走边介绍着当年的故事。
红三军“小长征”开始后,既受到国民党正规部队的围追堵截,又遭国民党地方民团和地主武装的袭击骚扰,一天行军50公里,时常一日数战。因在白区长途穿行,弹药得不到补充,伤病员得不到妥善安置,每天还要跋涉100多里路程,广大指战员不仅经受了频繁的战斗考验,也尝尽了饥寒交迫之苦。虽然是严冬时节,他们穿的却是夏季从洪湖撤出时的杂色单衣,有的只披个麻袋。有的穿草鞋,有的用破棉絮包着脚,还有不少战士赤脚行军,脚磨破了,走过的路上留下串串血迹。

    一起重走红三军“小长征” 路的饶良镇党委书记李国伟说,饶良镇是“红色加油站”,这句话已是家喻户晓,红三军来到时,饶良镇群众杀猪、宰羊、送面、送锅盔支援红军,解决了这支疲惫之师的军粮不足问题。当年的小镇,怎么会一下子能让那么多的战士吃上饭呢?饶良镇是水旱码头,地方经济的繁荣,群众生活很殷实。
    站在前年建的“红三军苗店战斗牺牲烈士纪念碑”前,同行的苗店镇党委书记耿松颖象竹筒倒豆般讲述了惊心动魄的红三军苗店阻击战。
    那场战斗打得激烈,很多战士血撒沙场,当年宿营在苗店一带的红三军主力,当晚12点就出发了,10日拂晓,国民党军第三十五师、第一〇三旅等部的追敌马英才旅自饶良一带倾巢出动,炮击谭北扑空,发现红军已经北上,尾追而来,经丁庄、周庄逼近苗店时,被后卫部队的红三军阻在苗店村外,敌未敢进攻,早上八点,覃师长掩护主力队伍撤退以后,他们只剩下四五百人,等到他们撤退的时候,敌人追至石塔寺村,覃师长与敌激战在马河两岸,打了五六个小时,敌人人多势众迂回包围了红三军,红三军八师师长覃甦带领指战员同敌人白刃格斗,因敌众我寡,26岁的覃甦师长和三千名指战员壮烈牺牲。如今,时隔近多年再回到这里,百姓对当年的惊心动魄战斗细节依然印象深刻。
    红三军视百姓为亲人,与百姓建立了鱼水情,主力部队边打边前进,百姓自发参加打土豪、筹军粮、帮助红军站岗放哨、带路送信等活动。苗店镇农民邱万保主动请缨为红军带路,将红军送到南召境内。苗店阻击战中有位红军腿部受重伤,崔庄百姓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他,为其治好创伤并安全护送归队。
    当年战场的郝寨镇,座落着一所特殊的革命烈士陵园,长眠着红三军第八师的覃甦师长等三千红军战士、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在社旗牺牲的无名英雄烈士,每逢清明、烈士纪念日,该县组织大型纪念活动。
    在革命烈士陵园覃甦师长墓前,同行的郝寨镇镇党委书记关剑伟说,1932年夏,蒋介石不顾“九·一八”事变后日益严重的民族危机,全力实施“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在武汉组织了所谓“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调集50万大军向鄂豫皖、洪湖革命根据地发起了空前规模的“围剿”。同年7月,国民党军开始向洪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很快占领了襄北全境。 10月下旬,红3军从大洪山区向北转移。到达湖北随县(今随州市)北的解河乡王店村时,湘鄂西中央分局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红3军从豫西南、经陕东南、川东北回湘鄂边的行动路线,全程3500多公里,这就是后被称为“小长征”。
    一座纪念碑,一段历史,一种信仰,世纪坚守。
    当年英烈喋血的故地,已变成繁华闹市。人们从都市生活走出,到烈士陵园去感受墓碑与坟茔之间的沉静,在肃穆中与英灵默默对话。更有一些人,把守护英烈当作自己的人生职责。社旗县郝寨镇村民老党员徐广甫就是一家两代人,67年默默无闻守护覃甦师长等烈士墓地,平日,村民徐广甫老人天天从一行行墓碑前走过,轻轻用毛巾抚去灰尘,并向英雄们庄重行军礼,与英灵相伴为信仰坚守,让人敬佩。
    张明重深情地说,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简称红三军。军史上同期有3支红三军,第一支是赣西南红三军,第二支是湘鄂西红三军,第三支是红一方面军的第三军。贺龙将军率红三军征战河南,驰骋桐柏、泌阳、唐河、社旗、南召、嵩县、栾川、卢氏等地,进入伏牛山区。12月30日攻占鹤峰城,全歼该城守军保安队,结束了长途转移。
    社旗县委书记余广东介绍说,县烈士陵园纪念碑上只刻有覃甦一个人的名字,是因为其他三千名战士皆为无名烈士。红三军“小长征”粉碎了蒋介石妄图扑灭湘鄂西革命斗争烽火的阴谋,牵制了敌人大批有生力量,减轻了敌人对中央根据地进行反革命围剿的压力,配合了红四方面军向川北的进; 80年前,红军长征创造了中外历史的奇迹,但对共产党人而言,长征永远在路上,在社旗这样一个红色尽燃的地方,我们要传承和发扬长征精神,更加奋发有为做好社旗各项工作,奋力谱写中国梦的社旗新篇章。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南社旗有个累死了一犋牛的嫁妆
下一篇:百年老字号“万聚炉”的打铁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