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旗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改革•印记—河南篇】磨年豆腐
作者:张林杰   2017-11-03 08:52:19   来源:

       过了腊月廿三,年味更浓了,村人们都已操持年货,葱姜蒜苗莲菜之类的当然不可少,但比这更重要的是,每家总得泡几斤自家的黄豆,磨个豆腐。因为豆腐的谐音是“兜福”,谁不想过年时把福“兜”回家呢?
 
       老福哥是村里磨豆腐的好手,心底好,人又勤快。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年,刚过腊月廿三,他便约邻人们在自家的院里盘好石磨,垒好烧豆汁水的大锅,摆好焖豆汁水的大瓦缸,架好滤豆渣的吊单等一些用具,准备为村人们磨过年的豆腐。开磨的那个时辰,村里不论大人小孩都围了过来,老福哥郑重地围着那盘石磨燃放了一串红鞭炮,以祈求石磨磨的豆汁多出豆腐、味儿鲜美。听老福哥讲,那盘石磨是他家的传家宝,是他的爷爷去老北山用几斗大麦换回的,你别看它和普通石磨一样,有着粗糙的外表,但它的磨纹总是耐磨,多年不请锻磨匠来锻,照样好使,并且磨的豆腐味道鲜美。
 
       石磨堆到墙角旁一年没用过,一定积存了许多灰尘,磨豆腐前女人们先用清水细心地把石磨刷洗一遍;老福哥的女人又在磨顶上吊起一个盛水的大瓦罐,磨豆腐是水里求财,怎么能离开水?不知谁已经在磨顶上添满了泡涨得金灿灿的黄豆,老福哥的女人拿了荆条棍一扬手“驾”的一声,只见老灰驴打了一个响鼻,悠悠地拉开了石磨,在隆隆声中,那奶白的豆汁“哗哗”地流了下来……
 
       最引诱我们村娃的是喝豆腐脑的事,我们早就端好自己的花洋瓷碗儿,单等老福哥点好豆腐脑出缸时,喝豆腐脑儿,只见老福哥把烧滚锅的豆汁儿舀到大缸里,然后,他拿一只碗盛了他调兑好的石膏水兑到缸里,慢慢地搅匀,嘴里念念有词:一物降一物,石膏降豆腐……片刻工夫,在老福哥的念叨声里,他一掀焖了一会儿的缸盖儿,呀!一大缸如碎白玉的豆腐脑儿,喷香喷香的,引诱得人们直流口水,当然我们也喝足了那有奶香味的豆腐脑儿。此时福哥的院里,暖暖的,有水汽缭绕,有柴草烟气弥漫着,更有那豆腐脑的香味氤氲,这香味竟能漂浮整个村子。
 
       这样的时日在老福哥和村人们的勤劳笑骂声里一天天过去了。那方方正正、白嫩瓷实的豆腐便一个个被村人们抬回了自己的家里。这样,村人们便可安心过年了,不仅仅尝到了鲜美可口的豆腐,更重要的是,家家户户都“兜”着了福。但福的脚步却慢悠悠地,像老灰驴拉磨一样。
 
       许多年过去了,村人们每年腊月仍然保留着过年磨豆腐的习惯,只不过老福哥的石磨已沉睡在墙角处,真像一只成仙的老北山虎修行,永远地睡去了,替换它的是用电的豆腐机。拿老福哥的话说:这电磨一天磨的豆腐,是那时几天工夫磨的。
 
       以我看,这不正是象征着福随着社会的进步,也加快了它的脚步吗?
  

相关热词搜索:豆腐

上一篇:【改革•印记—河南篇】老榆树
下一篇:【改革•印记—河南篇】赵河畔上那一抹绿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