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旗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改革•印记—河南篇】老 家 是 根
作者: 魏春明   2017-11-09 16:17:29   来源:

 
        随父母在外工作、生活时间长了,多称原籍为老家。每每想起魂牵梦绕的故乡,往往心潮澎拜,激动不已。不由得,一些记忆和思念化入纸上。
        我的老家在河南省镇平县卢医镇大魏营村,背靠素称“八百里伏牛山”,远远望去山脉绵延纵横,气势磅礴,峰峦跌宕起伏,巍巍峨峨,不愧为中原名山。东临古老的严陵河,它如一条浅绿色的绸带,自北向南绕村飘然而过。长年水流不断,潺缓流淌默默地滋润着岸边的土地,养育着依河生息的人们,是家乡的一条母亲河。儿时贪玩,常和同村伙伴到这严陵河边薅草、捉迷藏,下河逮鱼、洗澡,无数欢乐和童趣留在河畔。尽管这河是一条小泥沙河,风光也不旖旎。但我对它很熟悉,有感情,记得最清。长大后专门探究过其由来。这严陵河原名清河,发源于伏牛山支脉的尖顶山,为汉水一支流,长年清澈见底,故叫清河。后因东汉大隐士严子陵(汉光武帝刘秀同学)浙江余姚人,原姓庄,为避讳汉明帝刘庄名,将其庄姓改为严姓,隐居清河之畔,做起垂钓教书的生涯,深受当地人们的爱戴。汉永寿元年(公元155年)谢世,附近百姓感其恩德,纷纷凑钱在清河畔为严子陵建庙,名曰:“先师庙”,百姓也将清河更名为严陵河。
        老家的房屋位于大魏营村南头,坐北朝南小四合院,土坯墙,蓝瓦,楼门外有枣树、椿树、桐树,还有一个不知是那朝那代用过的石磙倒在门口,一看便知是一普通的农户人家。前些年,本家一位爷打电话说,娃呀,房得修哩,后又传话说,不行卖了吧,我回话说,修行,卖舍不得。尽管房破了,院墙倒了,门长年锁着。但我每年回老家上坟,都要到家门口站一站,看一看,好赖有个家,心里踏实些。自己少年时,与爷奶在老家住过一段时光,经大人们言传身教,懂得点五谷杂粮,分得清韭菜麦苗,农村人朴实憨厚,勤劳节俭的风俗亲身经历过。每天,天没亮就有鸡鸣狗吠声,傍晚时,家家户户炊烟袅袅,烟熏味笼罩着村庄的农村景象,记忆犹新。左邻右舍随意串门及吃饭时爱好凑集,端着饭碗蹲坐空场,边吃边说些新闻旧事,开个玩笑的习俗,至今不忘,这些情景是久住城里的人不多看到,难以理解的。每至盛夏,中午不愿睡觉,用竹竿和椿树胶、牛尾做成扑蝉的工具,到村外树林里逮蝉。逮着几个后,用火烧着吃,那个滋味不亚于现在吃个烤全羊。夜晚,跟着爷爷睡在村前打麦的场上,随着阵阵凉风拂身,一天的烦热顿消。望着星光闪烁的天空,任意放飞童年的梦想……
        在老家期间和奶的感情最深。奶常说的一些为人处事的谚语,至今还记得,什么“一米解心慌”,“人是铁,饭是刚,一顿不吃就心慌”,“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不受苦中苦,难熬人上人”,“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等。耳濡目染,受益匪浅,有些话成为我工作、生活中的圭臬。奶做的两样饭吃着真香。一样是用发面炸的“油馍”,一拃长二指宽,拉长些有些地方叫油条。晌里玩饿了,回家拿着就吃,又香又治饿。另一样是用豆腐、凉粉及粉条做的“杂烩汤”,将豆腐、凉粉切成小方块,有肉没肉都行,与粉条烩在一起,浇点小磨油,撒上香菜、蒜苗花,吃着那个香啊,至今想起还流口水。奶织的白土棉布细密又匀实,蓝白相间的方格布青丽且明快,做成被子盖着舒服又暖和。如今,家里还有几匹奶织的白棉布舍不得用,每年逢夏拿出来翻晒翻晒,入衣柜还要放几粒“臭蛋”驱虫,当成传家宝存放。听奶说,奶的娘家很穷,离老家不远一个叫皂角树的村庄,解放前是土匪窝。其母亲去世较早,兄长又让土匪过河时,当脚垫石踩死了。自己嫁到我们家后仍然穷,来客连碗筷都没有。爷被镇平县民团抓壮丁后,奶白天种地,夜晚纺棉。种地没有牛,全凭肩扛人拉,纺棉时用不起油灯,点桃杆、点火纸照亮。含辛茹苦,养活一家老小。后来,家庭经济状况转好后,奶仍然省吃俭用,每天照样起早贪黑干家务,一直干到不能动为止。“俭朴少得病”,“勤劳多长寿”,奶活到近百岁才过世,给我们留下了那一代人勤俭节约,吃苦耐劳的精神财富。
        老家是玉雕之乡。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村口有一个玉雕厂,村里人不少从事玉雕行业。几十年过去了,没见发展起来。而相邻十来公里的石佛寺的玉雕业却迅猛发展,其生产档次,其经营规模,其辐射影响力,其开放带动程度,无与伦比。
        老家还是地毯之乡,桑蚕之乡。早些年,当地政府为发展特色经济,致力引导农民走上致富路,叫得很响,做得也很大。加上老家人能吃苦耐劳,又有擅长“手工做业”的传统。如今,农民得到了实惠,从村落变化,人们的穿着及公路上不时穿梭的摩托车、电动车、小轿车来看,家乡人过上了幸福生活。
        老家还有一座庙值得一看。由大魏营村向南走1公里左右便是卢医街村,卢医镇政府所在地,村内有一座飞檐翘角,画梁雕柱的卢医庙。庙里供奉的是春秋战国时期著名医学家扁鹊(公元前407—310年),姓秦、名越人渤海郡鄚(今河北省任丘县鄚州镇)人,因经常寄居卢地(今山东省长清县)又称卢医。扁鹊以卓越医疗技术和高尚医德医风,赢得广大民众的爱戴和敬仰,据查:全国各地多处建有扁鹊庙或墓。如:山西省永济县、虞乡县;陕西省咸阳县、临潼县、城固县;河南省开封县、汤阴县等。老家的卢医庙初建于明洪武三年,明成化十九年修建,明嘉靖二十三年再次扩建,于明隆庆元年初具规模,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据载:鼎盛时,卢医庙占地面积二十亩,建筑面积七百六十八平方米,以大殿为中轴,前后延伸,左右陪衬,宫殿式建筑,梅花型布局,一殿一院,院院相同,庙宇与绿林相融合,威武壮观,秀丽雅致。每年清明为盛会时节,方圆百里商贾百姓,云集其地大会五天,人流如潮,香火缭绕,热闹非凡。小时候,听爷说,建卢医庙时,木匠师傅正在截柱子,大锯刚吃进圆木时,来了一位白胡子老人说,师傅你再量量,木匠师傅不耐烦地说,已经量过不用量了,白胡子老人说,你量量也无妨碍,木匠师傅不情愿地又拉线量了一下,线一绷直,木匠师傅猛吃一惊,短一寸,抬头望去,白胡子老人已不见了。木匠师傅放了一寸,用上正好。事后,人们都说是鲁班显灵。每次回老家,到卢医庙游玩时,都要围几个大殿柱子找几圈,看有没有一道印,一直也没有找到,不知爷说的典故是真是假,很可能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庙堂兴衰,福祸轮回,一切都湮没在悠悠的流年岁月中。几百年来,卢医庙饱经风雨,历经沧桑。殿宇及设施,多次遭受自然的侵袭,战乱兵燹及十年动乱的破坏,现仅存大殿一座,廊坊两排,古柏一株。庆幸的是,200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伏牛山定为世界地质公园后,尖顶山边陲的卢医古庙所蕴含的自身文化被世人注目。经多方努力,2007年开始古庙恢复工作,特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挥毫“悬壶之祖”四个大字,刻在卢医庙门八字墙西侧。修葺后的部分卢医庙尽管没有昔日辉煌,但,风采依旧,气势犹存。庙院内一棵栽种于明洪武三年的柏树,如今仍枝叶繁茂,苍劲挺拔。说起这几人都抱不着的古柏,还有一奇观,不知哪年哪月,一只小鸟(或一股风)将一粒枸树种子,噙入(或风刮入)古柏树洞里,发芽生根,经年累月,形成树上长树的景观,两棵树相依为命,相映成趣。
        老家有一条路值得一提。从镇平县城顺着312国道往西走十几公里处,有个叫官路河的地方,由此下路往北走6公里左右就到卢医街村,这条路过去是土沙路。上世纪末,卢医街村有一个叫魏仁题的捐款600百万,修成了柏油路。往乡镇修通柏油路,今天看似平常,而在当时是一件轰动的事情。为此,当地人在官路河下路口,建起一座牌坊,上书“仁题路”三个大字以表记念。据说,魏仁题出身地主家庭,文化大革命期间,多次遭受批斗,不堪其辱跳窗逃至外地,从打工做起,后挤身房地产行业,致富后不忘家乡,捐款修路造福一方。其精神可贵、可嘉、可贺。
        “步步乡关里,归家不问程”,每当专题或路过回老家,常常“归心似箭”。在外,每当看到、听到“镇平”二字,马上想到是老家的山和水,人和事。对老家的情结,似陈年老酒,窖香浓郁。缘于那里有祖先的归地,有自己住过的房舍院落,还有儿时的童趣,纯真的岁月和一些难忘的记忆。“树老恋根,人老思乡”。今生今世,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干什么,老家忘却不了,割舍不了,因为那里是根。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改革•印记—河南篇】赵河畔上那一抹绿云
下一篇:【改革•印记—河南篇】那个年代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