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旗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改革•印记—河南篇】乡 村 漫 步
作者:   2017-11-09 16:23:44   来源:

 
                                   一
   
       河的岸边,稚嫩的芦苇已长出半人深了,岸柳嫩绿,翠鸟在枝间穿梭歌唱。
       一片草丛里,两只野兔在欢娱交媾,使人想起莎士比亚的诗句:“小麦青青大麦鲜,嗳唷嗳唷嗳嗳唷,乡女村男交颈儿眠,春天是最好的结婚天。”我看到窥私的猎人,把瞄准野兔的猎枪又收回来了。
       我在这里常听到一句歌谣儿:
       雨后的溪水儿呀漫了滩,
       刈后的织节草儿呀又嫩了尖尖。
       在庄户人编织劳动快乐之歌的时候,也常听到对繁延生息、生命昌薇的歌唱。
            
                             二
   
       清晨,土地在进行呼吸,因安静象一位甜蜜的少妇。
       这时,牛把式已赶着牛行走在原野的小径上了,叮当的牛铃声一路叮当,唤醒着路边的荠菜草、蒿草和蒲公英草。牛铃的叮当声象一只手慢慢揭去昨夜笼在大地上的薄纱,向土地传达着牛把式的问候。
       老牛又开始哞叫了。哞……,土地若少妇般醒来,东方微红,象一抹胭脂。
       犁铧在田野里开掘着,土地被激情迷荡,琴瑟和鸣。
           
                             三
   
       春日的天空,气流在大地上赤脚奔跑,阳光跳动在漾动的柳枝上。
       你在村庄边踱步,在白杨树笼映的土堤上行走,感到了吗?歌声象那群鸽子呼啦啦落下了,又象另一群鸽子,不知从哪儿呼啦啦飞起了。
       农民们最爱唱歌,在劳动的间隙,在收工的路上,扯满嗓子,喊尽疲劳,喊出纯朴,喊出旷达,喊出殷实与欢乐。
           
                             四
   
       清晨,号声在飘。
       蓝花花醒了,它睁开眼睛掉出晶莹的泪滴。亚麻花醒了,小织节草举起了手臂,曼陀铃轻轻地探出七个头颅。
       空气放松它的肌腹,象晨练的运动员。
       溪水象个少年歌手。
       青蛙也沉不着气,不时地拉动它的琴弦。
       姑娘来到大地上,拎着镰刀去割草了。
       我听到了号声,在大地上飘,在空旷中飞。
       那号手呢?这能调动万物的号手呢?云飘过了,霞飞过了,微风拂过了,那号手藏在什么地方?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改革•印记—河南篇】那个年代看电影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