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旗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县直速览 > 内容

兄妹一生不相见 台海两岸寄深情
作者:   2019-03-11 15:36:52   来源:

    社旗网讯 2017年社旗县苗店镇曹堂村73岁的张桂梅来学校找吕校长帮忙给给台湾律师写回信,我们发现了隐藏在苗店镇曹堂村张桂梅家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兄妹一生不相见,台海两岸寄深情。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张桂梅,女,生于1944年,社旗县苗店镇曹堂村村民。娘家是河南省遂平县诸市乡五里岗村,家庭世代贫穷。张桂梅出生后,家里有一个哥哥叫张世龙,父母让她叫二哥,她听父母说,曾经还有一个大哥比她大18岁,在张桂梅出生以前卖壮丁去参加国民党军队,多少年来一直杳无音信。张桂梅的父母思念大儿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想起他就止不住泪流满面,伤心欲绝,时常对张桂梅说起她大哥的情况,让二老死不瞑目。经过解放战争,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那么多军队被解放军歼灭,他们彻底失望了,说不定早已成为炮灰,成为孤魂野鬼流落在山岗野地。每逢年来节到,多烧一炷香,多敬一碗饭,祈祷大儿子能够平安活在世上。儿子参加的是国民党军队,新中国成立后,地方政府还一直关注着他们家的情况。“文化大革命”时期,他们家经常被审问、监视,由于张世龙没有任何信息,此事不了了之。

    张桂梅一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七十年代初社旗县苗店镇曹堂青年曹XX去遂平县做砖瓦坯烧窑,与青年女孩张桂梅在一起干活,迸发出爱的火花,虽然父母不同意他们的爱情,不希望张桂梅远嫁社旗,但是看到他们俩情投意合,恩爱相处,也就成全了他们俩的婚姻。随后他们俩一起回到社旗县苗店镇曹堂村,过着男耕女织,举案齐眉的小日子。那时候生活困难,来往不方便,张桂梅和老家也很少联系。

    后来,张桂梅的父母在绝望中相继去世,临死还忘不了嘱咐张桂梅兄妹一定要记住有一个哥哥卖壮丁没有回来。他们记住大哥张世龙,但是时间长了慢慢就把他逐渐淡忘。

    八十年代后期随着台海局势的缓和,国家允许鼓励台胞回大陆探亲,一些在台老兵回到离别四十多年的老家省亲、旅游。河南省遂平县收到一封来自台湾的信件,通过书信到遂平县寻找老家的亲人。寄信人自称张世龙,男,生于1926年,他自己记得解放前老家是遂平县朱石店乡五里岗,父亲叫张汉文,母亲叫甄大妮,他卖壮丁走的时候母亲怀有身孕,不知道生下弟弟还是生下妹妹,希望寻找到同胞姊妹。不知道家乡行政区划如何变革,遂平县没有朱石店乡,根据谐音可能就是遂平县诸市乡五里岗村。

    遂平县民政局很重视张世龙的来信,立即派专人在遂平县寻找张世龙的亲人。工作人员多次到诸市乡询问,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他们家,张桂梅的二哥已经去世,民政局工作人员与张桂梅的侄子一起循着踪迹找到已经远嫁社旗县曹堂村的张桂梅。侄子告诉张桂梅:大伯张世龙还活着,现在居住在台湾。姑侄俩喜出望外,喜极而泣。

    张桂梅终于和大哥联系上了,开始书信往来,了解到大哥张世龙当年卖壮丁之后随着国民党军队参加对日作战,不久抗战胜利,本想着就可以回家过安生日子了。谁知道国民党发动内战,却节节败退,他随军队退守台湾。退役后一直没有成家,自己孤身生活。如今年老力弱,老无所依,非常想念河南遂平县老家的父母兄弟,依然不知道自己卖壮丁走后母亲生下的是弟弟妹妹,也不知道父母兄弟的生活如何。早些年大路和台湾被人为的隔绝,音讯不通。近年大路和台湾关系缓和,有一些老兵回大路探亲,但是张世龙只是一名普通士兵,没有多少收入,回乡省亲无望,只能通过书信与家乡联系。得知父母和二弟都已经过世,只有从没有见面的妹妹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亲人,兄妹信件往来,免不了痛哭流涕,各自悲伤。由于张桂梅兄妹都不识字,台湾使用繁体字,大陆使用简体字,双方写信都要找人代写,所以信件往来也不多。大哥活着的时候几次希望妹妹能够去台湾兄妹相见,但是多少年来张桂梅家庭孩子小,经济困难,生活一直紧紧巴巴,没有多余的款项去台湾,况且张桂梅一直没有出过远门,自己没有见过世面,不敢出门。所以最终也没有去机会前去台湾。这些年来哥哥每年都给她寄来300美元的生活费。

    2014年88岁的张世龙在台湾去世,张桂梅收到哥哥当地的律师来信,才匆忙办理手续去台湾奔丧,看到的是哥哥冰冷的骨灰盒,此刻张桂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后悔这些年没有能够及时来台湾与大哥见面。张世龙属于退休老兵,在台湾住在养老院,去世之后有三年的遗补、自己的存款、安葬费等。张世龙病重期间,由于失去了与妹妹的联系电话,只得由律师负责处理善后事宜,由于二哥也已经去世,一辈子没有见面的妹妹成了唯一财产继承人。张桂梅去台湾的时候遇见和大哥住挨门的是甘肃的一个老乡,由老乡帮忙安排一切。(白金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财政局积极贯彻落实县委工作会议精神
下一篇:财政局召开脱贫攻坚“暖春行动”动员会议